南宋《翰墨志》的成书年代

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棋牌 > 书法专栏 >

南宋《翰墨志》的成书年代

·关于传世《翰墨志》一卷的辑集成书时间,未见诸文献之确记。

《翰墨志》一卷以“浙江鲍士恭家藏本”收入《四库全书》,见《子部八·艺术类一·书画之属》。四库馆臣以为“盖晚年所作”,大体合乎事实。《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曰:

宋高宗皇帝御撰。《宋史·艺文志》载:“高宗《评书》一卷,亦名《翰墨志》“。高似孙《砚笺》引作《高宗翰墨志》,岳珂《法书赞》引作《思陵翰墨志》,后人所追题也。高宗当卧薪尝胆之时,不能修练戎韬为自强之计,尚耽心笔札,效太平治世之风,可谓舍本而营末;然以书法而论,则所得颇深。陆游《渭南集》称其“妙悟八法,留神古雅,访求法书名画,不遗余力,清暇之燕,展玩摹拓不少怠”。王应麟《玉海》称其“初喜黄庭坚体格,后又采米芾;已而皆置不用,专意羲、献父子,手追心摹”。尝曰:“学书当以钟、王为法,然后出入变化,自成一家。”今观是编,自谓“五十年未尝舍笔墨”,又谓宋代“无字法可称”,于北宋但举蔡襄、李时雍及苏、黄、米、薛,于同时但举吴说、徐兢,而皆有不满之词,惟于米芾行草较为许可。其大旨所宗,惟在羲、献,与《玉海》所记皆合,盖晚年所作也。其论效米芾法者“不过得其外貌,高视阔步,气韵轩昂,不知其中本六朝妙处,酝酿风骨,自然超越”,可谓入微之论。其论徽宗留意书法,“立学养士,惟得杜唐稽一人”。今书家无举其姓名者。中间论端研一条,谓欲如“一段紫玉”,磨之无声,而不以眼为贵,今赏鉴家犹奉为指南。岳珂《宝真斋法书赞》引此书评米芾诗文一条,此本无之。殆经明人删节,已非完书欤?

自四库馆臣提出“殆经明人删节,已非完书”的看法后,近世的书学论著多本是说。然而,《四库全书总目》的本条记述也多值得商榷之处。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翰墨志》一卷的辑成时间

今人或谓:绍兴二十九年(1159),“宋高宗与群臣论书,因亲书《翰墨志》”。但此说未详所据。绍兴二十九年,赵构五十三岁。而《翰墨志》第二则赵构自记“顷自束发,即喜揽笔作字……凡五十年间,非大利害相妨,未始一日舍笔墨”云,当为六十五岁前后之言。即此而论,《翰墨志》中部分言论应是赵构在乾道七年(1171)前后所作。因此《翰墨志》一卷的辑成时间绝对不可能是在“绍兴二十九年”。据南宋张世南(宁宗、理宗时人)《游宦纪闻》卷五记:“乾道癸巳,高庙尝书《翰墨》数说,以赐曹勋。其一云:‘端璞出下岩,色紫如猪肝……略无点缀’。以上皆圣语……”乾道癸巳即乾道九年(1173),高庙即高宗赵构。此记所引赵构语,与传本《翰墨志》第四则完全相同。又据周密《思陵书画记》等可知,曹勋乃南宋绍兴内府“鉴定诸人”之一。这说明了至少在乾道九年中,《翰墨志》似乎尚未完全成书。也就是说,可把乾道九年看作是《翰墨志》一卷辑成时间的上限。 又,传本《翰墨志》第四则云:“余四十年间,每作字,因欲鼓动士类,为一代操触之盛,以六朝居江左皆南中士大夫,而书名显著非一……”显然,这又是赵构在乾道初期总结其自建炎元年(1127)登基以来所为的言论。而《翰墨志》第十八则有“偶试笔,书以自识”云云,也说明此则乃赵构平日作书之题识。再,卷中凡涉及第一人称的地方,均用“余”字而不用在位帝王自称之“朕”字。与此相关联,文献中记载的赵构在建炎、绍兴、隆兴期间与群臣论书时的言论或所作法书题跋等(详后),无一例见诸传本《翰墨志》,亦无一例近似。联系到传世《翰墨志》一卷中的论书语录又多明确当为赵构退处德寿宫以后所作,由此可以推定:《翰墨志》一卷,所辑集的是赵构绍兴三十二年(1162)逊位退处德寿宫以后陆续所书的论书文字。

《翰墨志》辑为一卷的具体时间,还是可以在南宋人留下的文献中找到若干线索的。董史《皇宋书录》上篇“高宗皇帝”条有记:高宗皇帝御书刻于石者,“有《翰墨志》一卷……《翰墨志》初刻某处,今又有蜀中重刻传焉”。然而,在《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中兴小纪》、《宋史·高宗本纪》和《玉海》、《宝真斋法书赞》、《思陵书画记》等书中,均找不到关于赵构书写《翰墨志》一卷相关情形的记载文字,这也正可从一个侧面佐证《翰墨志》决非赵构一时一地书写成卷,而只能是他人辑集赵构平日所作论书文字而成。正如《皇宋书录》中所说的,《翰墨志》一卷初刻某处,而大约在景定、咸淳年间(即《皇宋书录》的成书时间)又有蜀中重刻者传世。即此看来,《中国书法大辞典》的编撰者认为《翰墨志》“是编乃汇辑赵构平日论书之笔札而成,而非一时之作”有一定道理,但《翰墨志》所辑集的并不一定都是笔札,其中还包括了赵构的某些法书题跋等。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威尼斯人app下载,周必大在著述中多处引用了《翰墨志》。这些当时当事之人的记载,为最终考订《翰墨志》一卷的成书时间提供了最可靠的线索,其中最具价值的是以下两则:

绍兴丁丑中词科……庚辰九月召试馆职..…(今上受禅)后十七年,初贰大政,表谢太上皇...…入谢德寿宫。太上……面赐御书《千文》一轴……退而伏读太上御制《翰墨志》云:“智永禅师,逸少七代孙,克嗣家法……余得其《千文》藏之“。……淳熙七年七月日,通议大夫、参知政事、荥阳郡臣周某恭题。

唐太宗始得《修禊序》……臣尝伏读御制御书《翰墨志》,近三千言,而称美此《序》无虑数四……嘉泰二年三月三日,具位臣周某谨书。

考《宋史·宰辅表》等可知,周必大官参知政事、入谢德寿宫为淳熙七年五月间事。即此推断:《翰墨志》一卷,至少在淳熙七年(1180)五月以前就已刊行,而且是“御制御书”之本。这应该是《翰墨志》一卷辑成时间的下限。

上一篇:关于唐代的书品、书赋、书诗、书录 下一篇:尤袤与姜夔:文学名家的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