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今天

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棋牌 > 威尼斯人棋牌 >

  每年都过两次生日,爸妈为我过农历724,建文为我过身份证上的阳历911,这大概源于建文是我的大学同学,对这个个性的生日情有独钟。今年的生日建文问我怎样过,我说还是和咱们的团队聚餐吧,和他们在一齐,总觉得快乐。

  或许是因为年龄愈长的缘故,不再把生日看成是一件那么重要的事,不再需要蛋糕,不再需要排场,甚至不再需要大家以生日的名义对我祝福。渐渐地,它就只成了亲人对自我的一种挂念,一种表达,一种关爱——我且享受罢。

  昨晚预约好了熬粥,早上只需要蒸上花卷馒头和粽子,把菜也热一热,就是一顿简易的早餐了。粽子是婆婆为爸妈包的,冻在我家的冰箱里,成了我们小家三口偶尔的早餐。虽然这学期不当班主任,可每一天的起早仍是不可避免,因为不忙的方向就是尽量做好贤妻良母,总不能每一天都拉着老公带着孩子在外面吃早饭吧,何况,难得这天爸妈一齐过来吃早餐,起个早,心里也甘愿。[由整理]

  爸妈的飞机是上午9点50。我和建文先去机场换了登机牌,给他们都挑选了靠窗的位置,回来时爸妈已经煮好了鸡蛋。闲坐一会儿,九点出发,前往机场。行李托运、严格安检,妈妈安检转身的时候刚好向我和犇犇挥手再见,可爱极了。我和儿子看着他们身影转过,消失在玻璃隔墙后。心中阵阵酸楚。

  如果人生不得不离别,我宁愿选取看着爸妈出发,因为每次他们的出发,爸爸总会聚精会神地投入到他的安检、上车,来不及伤感。但是如果留在原地的是爸妈,他们必须会盯着犇犇的背影泪眼婆娑,转头把眼泪擦了一遍又一遍。

  爸妈来小住的这两个月,犇犇的个子长高了,我和老公身上又贴膘了。爸爸每一天买菜买水果,妈妈每一天总是翻新换菜,每一天都像小时候那样恬静完美。有时候我会忙着改稿子,就在爸妈的小房子里独自奋笔忙碌,听他们在厨房忙碌的声音,爸爸调皮妈妈嗔怒的声音。那种感觉,真像小时候,就像小时候回家独自写着作业,爸妈在旁同样的忙碌,同样的嗔怨。只是如今的他们更加安闲,虽然白发染了他们的双鬓,他们已经不再年轻。

  还好,这样的许多日子我都能够期盼,毕竟,爸爸已经退休了。

  飞机11点多到达双流机场。等我上完课时,表姐已经接上爸妈,行驶在了回家的路上。

  心里对姐姐充满了感激,因为如果没有她帮忙接机,爸妈还得坐上机场大巴,再倒长途大巴,折腾来了又折腾去。但是因为姐姐在,爸妈到机场后就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就回到家里——虽然这天是回的大姨家里,享受现成的午餐。可那,毕竟就是家呀!从出发到到达,四个半小时,这么顺利。

  恰好中午有饭局。

  我要感谢我的搭档朋朋老师(借过去6班学生所称)。我已经不记得从哪一年开始和他们夫妻俩合作,似乎只是五年前。依稀记得那时燕燕刚生了第二个宝宝,我给她带去班里孩子们的祝福。那时,我们搭档的“命运”就开始了。

  朋朋老师是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老师,他总是对生活总是持续着强烈的好奇心与探索欲,他自我学做泡菜,自我学缝纫衣服,曾喝过他亲自酿的葡萄酒,尝过他自我做的米酒,再难的问题,他似乎总能想出办法来,再广博的新闻,仿佛都会聚拢到他那里。

威尼斯城棋牌游戏,  我们的合作成就了10届的5班、13届的6班。尤其是今年高一新分班,我对这位搭档所给予我的信任更是充满了无限的感激。

  有些话,难以言说。就是觉得亲切,觉得信任,而这种感觉,很难得。

  回到家,午觉是没法睡的了。犇犇和他的小伙伴又开始了在家里的战斗。索性起来帮忙他完成他的英文名手工,这一忙,又是半个下午。

  傍晚六点,准时到达我们的聚餐地点,哈尔滨粥屋。只有师父一个人在,他已经到了那里。“师父”这个称呼常常只有酒过三巡之后才叫得出口,平时总称“梁主任”或者“梁会长”,但是今晚敲敲打打却倍感亲切。

  师父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我们都迟到了。是不是因为是行政领导,他更习惯准时,上次高一招新会时,我到了大讲堂,他也是一个人已经坐在了那空旷的大讲堂里。

  我在群里发布的这天聚会主题是河东读写社成立一周年暨教师节、中秋节,9月真是一个好月,是我的日子。

  伙伴们陆陆续续来了,多年的如水之交任健,干练大气的赵娟,率直激情的张斌,美丽大方的柴娜,还有我十一年来心中一向的女神张丽娟老师。男神一号当然是师父,还有闻名全国的柴海军老师,博学多识总能侃侃而谈的争红,还有,建文——犇犇的爸爸。一晚上的快乐热烈,满满正能量。从康中读写社说到下属分社的成立,从老一辈教师的好故事谈到河东学派的建立,时光不早了,整个饭店都只剩下我们不断的碰杯声、祝福声、喝彩声、掌声——绝对不是每一个人的人生都能有这样幸福的经历——能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为共同的追求而携手奋斗!建文的稿也约了,课题的任务也分配了,师父带着醉意,我们带着回味与自足,直到十点,才慢慢分别在路灯下的夜幕里。

  回到家,犇犇已经睡了。婆婆还在为犇犇洗他的小袜子,家里变得更干净更整齐了。

  婆婆住在五楼,虽然很少来一楼,但是每次回家,总能感到她来过的足迹,或者看见阳台变得更干净了,或者茶几变得更整齐了,或者地已经被拖过了。

  这么些年,如果没有婆婆照顾犇犇的起居,为我们做好每一天丰盛的三餐,我和建文就不可能这么顺利地走过坎坷,也不可能这么放手去创业工作,当然,更不可能过着别人眼中的那种永远情侣的甜蜜生活。

  已经不早了。

  婆婆忙完,上楼去休息了。

  建文睡着了。

  我敲打着文字。一边敲打,一边想,明天又老了一岁了,但是,这也只是小事,只是,明天我就不能吃到妈妈做的午饭了。爸爸妈妈住的小房子,又空空的了。

上一篇:生存以上 下一篇:风声,雨声,读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