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所被预见的黎明

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棋牌 > 威尼斯人棋牌 >

  而大多数的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并不是我们日复一日所经历着的生活,感同身受的东西可以引起我们的共鸣,但唯有我们所未知的美好领域,才能勾勒出一种向往,一种奋不顾身去追寻的渴望。

  所以文学是会骗人的,它可以把一晚滴漏床沿的冷雨写作一个温柔缠绵的秋天,也可以把一笼杂乱横生的密竹化作苍翠浑然的绿意风露氤氲于庭院。文学,是向阳而生的,它把所有的沉重与残酷都化作一场漫山遍野的花开。这是它的使命。

  不是所有的文学都描绘了黎明。但无论在多么深重的凉夜里,好的文学都预见了黎明。也许它并不自知,甚至于把这个夜描摹得更加狰狞与诡秘,可透过纸笔,你所感受到的,仍是势不可挡的力量,这是已预见黎明后的骁勇与信仰,这源于一个作者的心。

  “身处困境时,大家都争着说无望的话,却都又拼命地等待着别人来否定自己。”文学,就是这个预见了黎明,于是来发声否定的人。文学冲破了生命的沉闷与黯淡,编织了一个精妙而绝美的“谎言”。文学的世界是一个幻境,顶多真于一人,再不过真于一类人,可真假相化,假作真的一天,也会来的。

  黎明不是在月沉日升中来,不是在特定的轮转中交替而至,而是当你数过最后一颗星星,走过最后一步夜路,看到千万人同你一般伫立于世界的不同角落时。有一缕微光映照过你的眸光,你就知道,黎明来了。这是文学所预见的黎明,文学所留待的黎明。这是,如果你愿意,可以一辈子、千千万万年都看不到的黎明。

  “文心消夏静,诗格入秋严。”文学最好的时代,终有一天会来。流觞饮诗,赌书消茶。文学还在,美好就还在,心的栖息之所就还在。纵然仍书创零落,天涯漂泊,也铩羽而归,也彷徨失措,可我们知道,我们预见了文学所预见的黎明,那么到哪里,都不是流浪。

  文学,不应该承受过多的压抑与焦灼,它可以伤痛,但不可以为伤痛所利用。文学,是“治愈”的,而不是“至郁”的,它是带你走向莺飞草长的天地,而不是带你走进万劫不复的深渊。生活会带你领略的,不需要来文学来上演。文学应该是美好的,应该是所被预见的黎明。

上一篇:陆小曼传观后感 下一篇:威尼斯城棋牌游戏细雨闲花皆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