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回民干娘》:哭了笑了都在庄稼人脸上

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棋牌 > 戏剧艺术 >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怡梦

“哭了,笑了,都在庄稼人的脸上”

——访话剧《回民干娘》编剧、导演王志洪

2月底,春寒料峭,原宁夏话剧团团长、编剧、导演王志洪带着他的话剧《回民干娘》来到中国国家话剧院。来京之前,这个回族社区主任马明霞关爱贫困学生的故事已经在宁夏上演了300多场,修改了14稿,算得上精耕细作。

王志洪想让身在北京的回族同胞来看看,于是请来了200名牛街群众,还想听听首都的孩子们怎么说,他看见近邻“国话”就是北京十四中学,就走了进去,自报家门,说明来意,这样,又请来了500名学生。

学生观众起初不太入戏,台上已经开演,台下还有些乱,随着情节层层展开,他们渐渐安静下来,有了会心地微笑,有了感动地抽泣。王志洪不以为怪,他说,北京的孩子不了解西北地区的艰苦,所以一开始有些隔阂。这个故事最终还是吸引打动了他们,不少学生观剧后给辅导老师发了微信,写下了肺腑之言。

同时观剧的还有戏剧界的专家,剧中人物朴实生动的语言令他们难忘,“人不亲土亲”“好人一生平安”,语言直白却十分走心,还带着羊肉味、泥土和干草味。王志洪却说,好多台词不是他写的,是农民自己写的。“剧本是写给农民看的,不熟悉农民的生活不行。”每次想好一个故事,王志洪要先给农民朋友讲一遍,他们接受了,王志洪才开始写剧本,写好了,再念给农民朋友听,打印出来给他们看,认可了,才开始排练,边排练,边让村里的干部、乡亲“审查”,“请他们横挑鼻子竖挑眼,像婆婆挑小媳妇的理儿一样,挑戏的毛病”。

“老百姓有很多大白话,很深刻,我写的往往有知识分子腔调,他们一听,讲不是这么说,我马上就改。”比如王志洪写一个人“雄赳赳、气昂昂”,农民朋友说,一个人有精神,有派头,那叫“走道踢起土,吃席坐到高岗上,可着门进,可着门出”。农民朋友不仅挑语言,还挑表演,一个农民朋友对王志洪说:“我们抓了一辈子锹把子,手指头伸不直,你伸直了,演的就不是我们了。”无论台词还是动作,这么一改,再一演,真实生动。王志洪说自己不是天才剧作家,“笨就得下点苦功夫”,《回民干娘》在山里乡下演出了300多场,刮风下雨,他和观众坐在一起,看了250场以上。“让农民提意见,不是征求意见,你一征求,他们觉得你是剧作家,就跟你客气,我就听他们议论,那些边上厕所边讨论的意见中,有很多是真知灼见。”有了这些“真知灼见”,剧本几乎每场都在改。“越改越贴近生活,越改不真实的内容越少,越改戏越感人,越改老百姓越爱看。”王志洪一说到这个,声音忽高忽低,眉飞色舞,像传授着一门武功绝学。

为了写好《回民干娘》的主人公马明霞,王志洪采访了许多民族团结先进模范,剧本写出来,又给他们看,交流多了,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每次到采访对象家里,主人就做臊子面给他吃,王志洪不接受格外招待,“他们家里吃什么,我就跟着吃什么”。这已是王志洪几十年的老习惯。23岁那年,他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分配到宁夏话剧团,从北京来到西海固地区,就和当地的农民家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至今仍坚持不时去住一阵,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和他们聊张家长李家短,聊看病、结婚。“不是深入生活,是生活就在我手边上。”王志洪说,“我写他们,就像写我的兄弟姐妹、父亲和母亲,我没写好,可是我带着感情,哭了,笑了,都在庄稼人的脸上。”

在王志洪笔下,像《回民干娘》这样反映宁夏人情风貌,述写广大农村民族团结、社会发展的故事还有十几部,这条为农民创作之路,他已走了30多年。上世纪80年代初,影视文化兴起,话剧受到冲击,当时宁夏话剧团排一场《哈姆雷特》只卖出了两张票。后来,他们就登上了流动舞台车,开始了宁夏话剧团“大篷车”下乡演出之路。一年到头马不停蹄,演遍了宁夏回族自治区所有的乡镇。学校操场、田间地头、大山深处,只要大篷车开得过去,老百姓说在哪儿演,他们就在哪儿演,说什么时候演,就什么时候演。“要是有好的电视节目,就等他们看完了电视节目,我们再演,夜里11点开演也是有的。”王志洪说。零下21度,演职人员把太阳底下背风地让给观众,让他们暖暖和和看戏;零上37度,演职人员把阴凉地通风处让给观众,让他们凉凉快快看戏。老百姓都说,宁夏话剧团是山里人自己的剧团。王志洪说:“我最高兴的事就是,大篷车往那儿一支,蹲在南墙根的老农民,抽着烟,看着我的戏,一会儿乐了,一会哭了,这是我最大的幸福。”

有人说,只满足于农民朋友爱看,是不是有点没追求?王志洪说自己就是一个农民作者,做的是“小买卖”,毕生追求就是做一碗宁夏人民爱吃的羊杂汤,不断地改,是为了把羊杂汤做得更好吃,但绝不把羊杂汤做成罗宋汤。谁都知道,剧本改多少遍,也只拿一份稿费,不断地改,是那一份话剧人向着农民的责任心在支撑着。“一定得让农民挑我的戏的毛病,让我把戏改好,我到宁夏50多年了,今年70多岁了,没有一天离开过这个工作,再过两年我干不动了,回头看看弄出的作品让人们觉得还行,我就满足了。”王志洪说。

上一篇:中英专家高端对话聚焦剧场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