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官网当代书画十大家——徐寒

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棋牌 > 艺术资讯 >

威尼斯人官网 1.jpg)

徐寒(1961一),字温如,别署石竹山人,寒石等。四川富顺人。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硏究员、副所长、教授。文化部中国画创作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传媒大学、四川大学、山西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法国埃克斯政治学院客座教授,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北溪书院首任山长等。2012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2014南京青奥会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等。 著作主要有:《石竹话语》《石竹韵语》《石竹行吟》《砚边艺语》《隔江看青山----徐寒讲座文存》《游屐墨痕----徐寒文赋选》《东西方劳动关系比较》《城市经济学概论》等 十八部。主编有管理、写作等方面的教材和教科书10余部,译著1部。其中主编的经济学教科书被国家发改委选定为中国职业经理人资格认证培训教材。出版有:《徐寒书法作品选》《当代著名学者书画作品集徐寒卷》《当代著名美术家徐寒》《建国六十周年特辑当代名家徐寒》《大美院大美术大写意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徐寒卷》等二十余种作品集。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各种学术文章百余篇。 主编著作主要有:《中国艺术百科全书 》十二卷《世界艺术百科全书》六卷《中国通史》六卷《世界通史》六卷《中国历史百科全书》十二卷《世界历史百科全书》六卷《中华百家姓大典姓氏千年大寻踪》四卷《职工民主管理大辞典》《中华茶典》《中华酒典》《城市经济大辞典》《中华成语典故》《中国酒文化通典》四卷《唐诗宋词元曲鉴赏》六卷《书法大字海》六卷《中华藏书集成》六十卷等30余部。 2002年3月,参加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北京当代著名学者书法展》,2003年参与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的创建工作。在日本东京的《日中书法教授作品展》、在韩国首尔《北京大学中韩书艺教授作品展》、《2012年艺术水立方第二届艺术水立方国际书画大展》《2011年法国:卢浮宫卡鲁塞尔艺术展》《2012年英国伦敦: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展》巜2014南京青奥会美术大会大展》巜2015年米兰世博会中囯艺术展》金奖等等。其诗书画作品被《中国传世名画》《中国书法鉴赏》《历代梅兰竹菊精品》《中国书法全鉴》《中国传世楹联》等多种典籍收入;央视系列片《千年书法》《汉字故事》《千年古县》特邀学术嘉宾。国内如广东国恩禅寺、峨眉山金顶、云南丽江古城等众多著名的风景名胜古迹有其楹联、匾额、文赋刻石等。其传略载入多种辞书和数十种报刊杂志。在广东省河源市有《石竹山人书画馆》,福建省泉州市北溪文苑有《北溪书院》《徐寒艺术馆》,收藏和陈列其书画作品和学术资料。

新年伊始,让我们去认识他,并走进著名学者徐寒教授的书画艺术世界

他是著述等身的大学者, 他是才情勃发的艺术家。 他的学术思想浓缩在其等身的著作中, 他的艺术境界体现了他深厚的人文情怀。 他的书法充盈着学养气韵, 他的绘画蕴涵着诗意性情。 他的书画呈现道德文章的通达和清亮, 他让我们触摸千余年绳绳不断的文脉。 他的学术思想影响深远, 他的书画应该成为弥足珍贵的艺术品。

书画诗境界,才华异世新-----徐寒书画艺术众家评

● 翰 珍 刘海粟为《徐寒书法作品选》题辞, 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徐寒仁兄诗书画三绝,每读其诗便念及升庵老人之风华,徐寒之诗书舒畅极似。 --程十发画赠徐寒《升庵吟诵图》

●客岁旅途邂逅徐寒同志,偶然交谈,随意评骘书坛时彦,颇惊异其藻鉴洞澈,立意高远。嗣后时相过从,得悉其身世、学诣,并读其所为诗,所作字,交愈稔则心弥敬之。徐君盖才学敏思,慧心独具,才具出尘之俊彦也。 ●君以余兴作诗,清新隽永,自然舒畅,若略无斧凿,而格律整然,清才独标,具见性灵。所作字,盖一如其诗,寝馈于碑帖,能不为所囿,因性挥翰,书写胸臆。 --蓝玉崧序《徐寒书法作品集》摘录, 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 徐寒教授,当代才士也。笔下奇谲生面别开,墨韵非同凡响。观彼花鸟皆俱赋情趣得造化从容自然,而无感时恨别之病。余爱众鸟,咸具人性,足证得徐君别有怀抱,非时俗所能得而知之,非时俗所能望其项背也。 --文怀沙跋徐寒画摘录

威尼斯人官网,● 真正的书家在秉承深厚的传统中自由出入,在传统和现代的互动中创新当代书法的审美风貌,进而寻找新的书法精神和新的书法表意形式。他在众体皆备中,努力突破草书的风神韵味,在抽象法则的线条中确立“汉字的精神性存在”。他在诗书画的共时态把握中努力把握生命的意义,并以自己的特立独行成为一个全面伸展的当代学者。他就是徐寒,一位很难名状的学者、书画家。

●正是这种对文人画竹的深刻体会和心灵相通,使徐寒的墨竹,往往将自己的狂草笔意注入其间,逸笔草草。他的兰花飘逸、内敛,在长叶的草书笔意中,展现出兰草的风姿卓越和微风中的贞静形象。他在题款时往往喜欢将自己的诗词题于画边,从而达到诗书画三绝,有着文人画的雅趣。 徐寒在拜金主义思潮中坚持一竿青竹的高风亮节和雅致脱俗,可谓是君子之风的艺术表征。徐寒用书法的线条笔意和酣畅淋漓墨色去表现稚拙天趣、飘逸神骏的文人墨竹,使当代艺术笔墨精神与中国传统文化意象接通线条契合着元气淋漓的道,在虚空中流出动荡。以竹子的意象造型来抒发自己的情感,用草书的线条营造种种意境。徐寒敏悟灵透,善于体会前人匠心所在,瞬间行笔往往出以己意,不拘一格而神韵俱全。其作品不屑于成为某派某家形式上的模仿,也不是盲目的追新出新,而是在艺术境界上力求有着新的绘画语汇和艺术气象。 ●在徐寒的草书中充满笔断意连的用笔,作品上下呼应,左右顾盼,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从笔未到处显出更多的意蕴,从静止的字形中,显出活泼飞舞的动势,加深和丰富书写内容所要表现的思想感情,使其书法作品具有特殊的美感力量。 王岳川《文人书法的艺术追求》摘录,原载 《中国书法文化精神》第四章之四。

●徐寒崇气节,故喜爱石与竹。石者,坚也,硬也,含璞藏晖,不倚不屈;竹者,直也,挺也,凌云虚心,四时不改其志。昔米颠拜石,玩物而丧志也。今徐寒爱石,言志而自适耳。昔东坡爱竹,用以去俗耳,今徐寒爱竹,自谓“高节不随霜雪变”,知竹如竹,故以石竹寓其斋,名其号,盖亦夫子自道也。 ●徐寒以蜀人之质,天赋之才,触景生情,情至而诗出。其诗,气节学识名实之彰也。吾读其诗,如观大禹氏之治水,一泻千里,而内涵无穷。直辞咏寄,诗韵风骨,而雅逸放怀。 ●徐寒善画。其画,非今之号称画家而实为画匠者之画也。画匠之画,得其形而遗其韵,见其色而弃其气,摹其态而失其性,盖无文之人,虽欲于画中见文,又岂可得焉。吾国之画,文之极也。徐寒以高才硕学,天机卓绝,不入名法辙迹,而放意纵适,超诣玄解。虽宗师造化,然能以神遇而不以目视,故能见物喻意,知其精而忘其粗,见其性而忘其色,得其气节而忘其形体,然后放笔直抒,阳开阴阖,迅发惊绝。笔之所到,非画也,乃志也、意也、情也、节也、胸中之气也。此非舐笔和墨,媲红配绿者之可比也。世俗不识,但自有识者,必传世而彰显也。 ●徐寒善书。其于书,碑帖双修,无所不师,无所必师,非惟得其形质,尤自得其性情,盖亦如其画,乃胸次学识之彰也。今之以书为业者众,而真知书者鲜,能得之古人者尤鲜。徐寒乃真知书者,乃真善书者也。其书沉着痛快,高格逸趣,潇洒自然,墨妙而翰飞,盖才情兼而能如此。若今之书工,虽思欲如此,又何能至此矣。 陈传席《诗韵风骨 墨妙翰飞》摘录 原载《石竹行吟》中国书店2010版

●徐寒爱的是“难入时人眼”的山野之竹,所以他写竹、画竹。我那些从皇家园林移来的竹,虽有些皇家气象,但在文人眼里俗了。我也曾从家乡蜀中移了几次竹,均未成活。所以,松竹草堂之竹是要下石竹山人的竹一等的。山野之竹决计成不了皇家供奉,一但成了皇家供奉,这竹便也就俗不可耐了。 ●我爱徐寒咏竹的诗,画竹的画,写竹的字。他的诗清丽真率,不在字句的玩弄,而往往直指本心,令人心动。徐寒的画,毫无雕琢,墨气袭人,每每有出其不意的景象。徐寒爱作狂草,虽满座高朋,仍不假经营,直抒胸臆,迅即翻腾,云烟满纸,颇有东坡自跋草书后所云气象:“仆醉后,乘兴辄作草书十数行,觉酒气勃勃,从十指间出也!” ●杜工部称“圣”,李太白称“仙”,我谓徐寒近“仙”也!君若不信,请读读徐寒以“石竹山人”等网名发表在“中国书法在线”上的诸宏论,哪一篇不让书法界侧目,又有哪一个敢于站出来置喙!此刘熙载之“如其人、如其才,如其学”之谓也。徐寒学富,故敢狂狷;徐寒才高,故敢狂草;徐寒品直,故敢狂言无忌! 刘正成《竹下石上有奇观》摘录,原载时代文艺出版社《石竹韵语》

●徐寒“生平”际遇引人入胜,“六月飘雪”催人泪下,“新诗”与“书画”令人深思!有景有情,有色有声,风骨嶙峋,令人动容!试想,一百年之后,人们翻开此书,想见其人其文其艺,岂不令人领略到郑所南、龚半千的孤怀?能不让人感受到八大、傅山的遗恨?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这不可“转”,不可“卷”的,就是徐寒的诗、画、书的风骨所在。论诗有“赋、比、兴”三法,徐寒之诗、画、书往往多“赋”而直抒心意,确实少了些“一波三折”荡气回肠的“比”、“兴”之法,而恰恰“肖乎”其人的骨骾豪放与直白。它像一潭清水,清澈见底;又像一弯明月,玉臂挥寒。徐寒好酒,且饮酒放怀从不“踩假水”,尤见其人性情。朱中原称:“徐寒其诗书画文一如其人,虽在闹市,却无闹市之浮华,不落时人之俗,有文人奇士之风,堪于古人汇通。”可谓的评。 刘正成《感会风骨:再读徐寒诗书画》摘录, 原载《石竹行吟》中国书店2010版

●蜀中多竹如蜀人擅画竹。而文人画竹以文同东坡得先声,於是名家继锺,其后以二人之风骨为尚。元有吴镇,清称板桥,可为后继之巨匠矣。近世画竹者夥。姿态娜娜充塞画坛,得风骨者罕矣。某有乡兄徐寒,文坛之才人也。虽精擅经济之学,驰骋当世,更具诗人之才情。偶尔发为写意笔墨,令我称奇。今忽见其所作竹谱,某大惊拍案,叹为出尘之作也。 刘正成跋徐寒《石竹图谱册》

●乡人徐寒吾兄自幼生长于蜀中并喜戏于竹林之间。古时虽有文同东坡之蜀人,开画竹之先声,古今异时,谅其难以穷尽竹之神韵品性,亦如胸中之竹不同焉。徐寒吾兄虽以经济之学而先其著名于世,为世所重,然其诗书画艺之不凡,当使后者刮目洗心之悦。观其竹如睹其人,虚怀高节,君子临风,经伦满腹。此正乃时人所亏欠者耳。赘此颂之。甲申之秋,来德赞之。 曾来德跋徐寒《石竹图谱册》

●徐寒先生有着非常丰富的人生经历,他从经济走到历史,再走到艺术。他是一个具有原创能力的人,所以 他在哪个领域里都能发光,都能取得相当的成就。 ●徐寒身上有近代人的人文精神,人道精神,也有古代士大夫的精神风骨。在他身上具有深厚的人文素养和艺术自由精神,他的绘画书法和诗文呈现出的文人清雅和超逸品格,远非时人可达。 柯文辉

●徐寒书法没有再现客体形态的负担,直接将情感融入笔墨点划,而从内心深处自然流淌出来,得与千秋后知音对话的大自在。在二十世纪,那些能数上书法大师的,他们的作品能诗化地记录着知识分子生态与心路历程。 ●徐寒身上有近代人的人文精神,人道精神,也有古代士大夫的精神风骨。在他身上具有深厚的人文素养和艺术自由精神,他的绘画书法和诗文呈现出的文人清雅和超逸品格,远非时人可达。 ●徐诗放怀雅逸,状物写人,叙事见已,风骨清出,而耐读耐品。徐寒书法没有再现客体形态的负担,直接将情感融入笔墨点划,而从内心深处自然流淌出来,得与千秋后知音对话的大自在。徐画是标准国货文人画,画里有清气书卷气与诗性思维,这在当下实在少见。他的画常见常新,“铅华洗尽存原性”见道明心!让人品味和期待。 柯文辉 《逸气诗书画,清风归去来----谈谈徐寒诗书画》摘录,原载《艺术》2015年12期

●君子之心,有与天地同情者,有与草木同情者,大以体天地之化,微以备草木之几。故君子观物,虽有万端,然于石于竹再三致意者,以其有深意存焉。 夫石之佳者,瘦、漏、透、绉;竹之韵者,劲、挺、虚、直。米颠拜石,东坡赞竹;或托意于石,或取象于竹,合二于一,其人之德,略可想见焉。今有以石竹山人自称者,吾友徐寒也。 徐氏居乎大都通衢,经世济民之余,寄兴于艺。诗不能尽,溢而为书,变而为画。寄情毫素,取象石竹。寥廓无象者,托物以起兴;恍惚无朕者,著述而如见。当其得意也,少文之室已入,逸少之境可游。观其佳什,虚心异众草,劲节逾凡木。晚近以来以画石竹称者,皆未必能用意精深如石竹山人者也。 予识石竹山人固晚,然知其丘园养素、泉石啸傲之心者,或莫先焉。 刘墨《石竹山人记》 原载《石竹行吟》中国书店2010版

●已为石传神,又能竹写真;槃礴一挥洒,风规接古人。-- 徐寒画石竹当之 刘墨题徐寒石竹图

●徐寒教授对于经济、社会、文化、艺术等多方面都有不凡的理论研究和实践经验。在北京大学后,他组织了书法研究所的研究生班的教育活动,参加的人都不是一般的学生,大家都一致认同徐教授此举是为书法界做了一件好事,可以推动书法艺术在学术上的长足进步。 北大是一个充满诗意与理想的田园,在这里徘徊和酝酿着很多的大学者和艺术家,徐寒一定是其中出类拔萃者,因为他在刻苦的修炼、前行。如何把传统的文艺审美精神和理念切实地体现在画面上,徐寒教授进行了具体而微的研习与实践,所获颇丰,这使他脱颖而出,成为一个真正的学者型艺术家。 徐教授的书法洒脱干练,下笔举重若轻。他善作画,以竹石和花鸟为最擅。他的竹子有奇宕之姿,在有限的空间里营造出天地间的磅然物象,那应该可以视作学人对中国传统笔墨的深层次的思考与体验。我见过徐教授的花鸟长卷,书卷气盎然,他画的小鸟,简练的两三笔,笔墨趣味俱出而活灵活现,正所谓气韵生动是也。 诗是中国画的深致所在,正因为有了诗性,使得中国画增添了新的内容,同时赋予了新的形式。徐寒教授善诗,且信手拈来即成佳作,那是他对于自然物象的感发,更是他借此形式来抒发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和艺术情绪的理解与理想。 从徐寒教授身上,可以感受到明显的儒家气息,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但正如读他的画作一样,可以在画面的北后,感受到蕴涵着的一股有力的难以言妙的情景。 崔自默《读徐寒》 原载《翰墨典藏》2006年第二期

●徐寒先生是个诗人书画家,之所以这么说,是他的与众不同。画有诗境,诗有画意,书情、诗境、画意,诗书画合璧,相映生辉。这是徐寒先生的书画作品的特点,也是当代中国艺术难得一见的文人书画。 徐寒的书画作品,其书各体皆通,行草精能,凌厉挺拔,具寒峭之美;画则花鸟、人物、山水,无所不能。构图简约,意境幽雅。简约具意蕴深远,幽雅得飘逸绝尘。亦诗亦歌,亦书亦画,集文气、清气、灵气于尺幅之中,流光溢彩,令人陶醉。所谓诗言志,书写心,画造境。方寸之间,气象万千;一腔热血,满纸云烟。道德文章,气息风骨,无不一目了然。 白十源 《十源谈艺》 ,原载《墨尔本时报》摘录 2014.5.2

●作为著名的经济学家和文化学者,徐寒先生在书艺画道中的游兴即来自于他丰厚广博的学识和充满灵性的诗的感觉,他的作品展现了学者书法的典型面貌和当代文人画创作在今天所能达到的精神高度。 ●徐寒的书画艺术,并不是技法、构图的简单制作。在评述徐寒书画造诣之时,必须宏观的审视他同时更是一个著作等身的学者,在经济、文化、诗歌等各个方面,都有相当的深度。书画只是他这些文化背景下的一个缩影和表象。徐寒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专家,他更是一个文人。文人与专家的区别在于专家是某一领域的高级知识分子,而文人则怀有一颗“一法不通,儒者之耻”的兼收之心。他的视野更广宽,尤其是更注重打通各门学科间的“筋脉”。专家未必能成艺术家,而文人相通,得其理法,事半功倍,所谓的书卷气才能弥漫纸间。专家与文人的重合具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正因如此徐寒在艺术视野和认知上远远地超越于一般的专家和文人。尤其是徐寒对社会学和人文学科建设的广泛关注,使他“胸中有浩荡之思,腕下乃发奇逸之趣”,而连接“胸中浩荡之思”与“腕下奇逸之趣”的则得之于徐寒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的悟性。 ●徐寒的画以山水、花鸟见长,尤精于花鸟。中国画的表现和而不同,山水画需要将画面内容物化,以求其自然之境;花鸟花则需将画面内容人化,以求其人文之美。徐寒的山水扣着一个“寒”字,此“寒”者,有清冷、孤寂之境。它是自然界的一种独特之美,这种美的追求“以万物为师,以生机为运,见一花一萼,谛视而熟察之,以得其所以然,则韵致丰采,自然生动”,故徐寒的山水静中有动,寒而又不寒,颇具灵秀之气。抒发着作者旷达的心怀,体现出作者“清澈、澄明、纯真的心志和不囿世俗的君子之风”。 于洋《写出风寒动秋声》摘录 ,原载《水墨中国》2005创刊号

●徐寒诗非诗人之诗,书非书家之书,画非画匠之画,文非院派酸腐文人之文,其亦擅经济政治之学,称今世之异人也。 吾观徐寒其人,巍然有魏晋高士之风,虽长于浮华之世,然却弃尘绝俗,高逸畅达,其举手投足、嬉笑怒骂间,或书或画,皆得逸妙;或文或诗,便成佳句。吟咏风物,排闼山河、呼云唤月,此情也,意也,胸次之豪气也。我以为,其最为要者乃在于“气”之贯注。 ●徐寒其人其诗其书画,直承中国古典文人精神之遗蕴,有高士气而无俚俗气,有山林气而无院派气,有大丈夫气而无落魄文人之酸腐气,有江湖豪壮气而无胭脂气,有傲然之文士气而无奴颜卑骨气,其诗中所处处流露出的对权势的蔑视、对世俗的反叛和对世态人情的超旷平静,乃今世文人风骨之独标也。在表现形式上,徐诗也摈弃了汉魏六朝所流行的骈体文、赋之铺排、华丽,而直抒胸臆,独领风骚。 ●徐寒创作了大量的传统诗词和花鸟画作品,而且其题画诗已臻佳境,胸中磊落,旷达高风,尤以斜倚暖日、往来不知”的精神境界傲然于世!所以,徐寒的诗作和他的花鸟画创作一样,继承了太白、石涛、八大之遗风,以一种大写意精神独立于世,从而形成了其典型的“徐寒石竹”艺术体系。 举凡中国思想文化史上之大成者,皆有四种共同特性:一为曲折坎坷之人生际遇,二为坚韧不拔之进取意志,三为超逸高怀、旷达恬远之生命旨趣,四为超乎群伦、呼天唤日之艺术才情。此四者,在今日之徐寒身上,我以为都是具备的或者是潜在的。相比之下,我以为徐寒之才情高于学术,其于学术之积淀若能苦心数载,则今世之艺坛罕有匹敌者也! 朱中原《石竹放怀写高华》摘录,原载《石竹行哼吟》中国书店2010版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